爱情文章

    点了点头,望着萧炎那略喜的脸色,药老叹道:“可惜,你要知道,对拥有厄难毒体的人来说,越是剧烈的毒药,对她们的吸引力便越大,甚至为了得到剧毒。而不惜杀人抢夺。在她们眼中,剧毒。就犹如“异火”对炼药师的吸引力一般,千方百计,就算最后是飞蛾扑火,那也要毫不犹豫的扑上去…你想让她放弃服用毒药,你认为可能?” 点了点头,望着萧炎那略喜的脸色,药老叹道:“可惜,你要知道,对拥有厄难毒体的人来说,越是剧烈的毒药,对她们的吸引力便越大,甚至为了得到剧毒。而不惜杀人抢夺。在她们眼中,剧毒。就犹如“异火”对炼药师的吸引力一般,千方百计,就算最后是飞蛾扑火,那也要毫不犹豫的扑上去…你想让她放弃服用毒药,你认为可能?”

    mimise

    嘴角微微抽搐,萧炎终于明白,前段时间,为什么小医仙会说那种奇怪的话语了,看来,她应该也是知道了自己具有这种诡异的厄难毒体了吧? “理论上来说,地确可以。”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